將本站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 | 繁體
當前位置:刀塔自走棋手游激活码>武俠仙俠>封神問道行> 正文 第568章 這話聽誰說的?
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刀塔自走棋手机下载:正文 第568章 這話聽誰說的?

作者:莫問初心
    聽完敘述,姜子牙悵然一嘆,沒有開口責怪廣成子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廣成子也是出于好意派人幫他,只不過中間出了一點差子。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廣成子就越是慚愧,畢竟這次的麻煩是他捅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本想天下豪杰今朝會盟,殷商氣數已盡自然破之,不曾想今日區區一個殷郊就如此難以對付?!?br />
    姜子牙長嘆一聲:“若是長此以往下去,諸侯大軍的士氣必然衰弱,殷商何時才能得破,封神何日方能完成呢!”

    廣成子面帶愧色,忽然看到燃燈道人在一旁沉吟不語,忙上前問道:“敢問老師可有辦法除這殷郊?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看了他一眼微微頷首:“辦法是有的,不過……有些麻煩?!?br />
    “哦,是什么麻煩?”廣成子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其它人也向燃燈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番天印太過厲害,威力想必你清楚,我們只有杏黃旗方才能夠抵擋?!?br />
    燃燈說著搖搖頭:“只是要想除掉這殷郊的話光憑一面杏黃旗不夠,還得取來玄都的離地焰光旗,西方的青蓮寶色旗方可!”

    “離地焰光旗,青蓮寶色旗?”

    其它聽了后都對視一眼,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說。

    “不錯,而這兩面旗加上子牙手中的杏黃旗,都是先天五方旗?!?br />
    燃燈道人說道:“這五面旗乃天地成形前孕育的五件靈寶,每一件妙用無雙,子牙手中的杏黃旗正是其中之一,原名中央戊己杏黃旗?!?br />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眾人不禁恍然,感覺漲了見識。

    這樣的秘聞也只有燃燈這樣古老的人物才能知曉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往玄都一趟,去找師伯借來離地焰光旗再說?!憊慍勺映烈韉?。

    燃燈現在說出了兩面旗的下落,這次的事是他搞出來的,他難辭其咎,說什么也得他去跑路。

    西方他不熟沒去過,好在這離地焰光旗是他師伯的,念在師門關系應該可以借來。

    燃燈點頭:“你速去速回,只要能借的四面旗來,殷郊必能伏之?!?br />
    廣成子走出大帳,長嘆一聲后化作一道金光徑往八景宮而去。

    大羅山乃是道德天尊的道場所在,山巔為八景宮玄都洞。

    廣成子到來,只見這大羅山圣境菁蔥婆娑,蒼苔欲滴,仙鸞仙鶴成群,白鹿白猿作對,香煙縹緲,紫氣氤氳,霧隱樓臺,霞盤殿閣,祥光萬道臨福也,瑞氣千條照洞門!

    廣成子來到玄都洞門前,只見一個道人早已站在洞口等待著。

    那道人站在那里,看起來平平無奇就像是一個凡人,不像其他人那般仙風道骨,但廣成子可不敢將之視為凡人。

    “道兄!”

    廣成子落下來叫道:“弟子有要事求見師伯,還請玄都師兄代為通傳一聲?!?br />
    不像通天教主的有教無類,也不像元始天尊的擇優而取,道德天尊的道是無為之道。

    他收的門下弟子比走精英路線的闡教還少,只有一個人便是眼前這位,號稱玄都大法師。

    另外,這偌大一個大羅仙山,便只有他們師徒二人在,故而玄都大法師一般都在八景宮侍奉師父。

    加上他為人低調,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實力,不過廣成子覺得這位師兄卻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玄都微笑著,伸手右手掌心火光一閃,一面約有一尺大小,旗色玄紅,帶著火焰紋路,邊緣金黃的小旗出現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廣成子一怔。

    玄都笑道:“師尊已知道你來是為了離地焰光旗,旗在此,拿去吧,你不必進去了?!?br />
    說著伸手將離地焰光旗送出。

    廣成子大喜,雙手鄭重接過離地焰光旗,朝玄都洞內一拜:“多謝大師伯,多謝師兄!”

    玄都微微一笑:“去吧!”

    廣成子借縱地金光之法帶著離地焰光旗回來西岐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轉身進去玄都洞內,黑白陰陽魚旋轉的太極道臺上,一個鶴發童顏的老道盤坐。

    “旗子付與他了?”老道問道。

    “給了,不過師尊,你說此寶這次借出都有可能遺失,我們干嘛還借出去呢?”玄都不解問道。

    道人緩緩睜眼:“天道運行就像一條河流,我們的道只需順流而下即可,至于失或者不失,一切都是道?!?br />
    說完又閉上了眼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若有所思,在洞中的蒲團上盤坐下來開始認真思考。

    廣成子回到西岐大營將離地焰光旗給燃燈奉上。

    “好極了!”

    燃燈接過寶旗眼底閃過一絲喜愛之色:“接下來就需要去西方借青蓮寶色旗了?!?br />
    這樣的寶貝誰不喜歡,可惜不管是杏黃旗、焰光旗,都不是他所能覬覦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西方……我從沒去過,也跟那邊沒有任何交情?!?br />
    廣成子為難道:“就這樣貿然前去借寶,西方也未必會借給我,老師,敢問其它的兩面旗你可知下落?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東方為素色云界旗,北方為北冥皂雕旗,只是這兩旗的下落不明,在哪位大能手中我是不知?!?br />
    燃燈道人看向眾人:“你們可有誰知道?”

    廣成子、姜子牙、楊戩等人聽完都是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這名字他們都是第一回聽,哪里還知道什么下落所在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知,那就先去西方借來青蓮寶色旗來再說?!比嫉頻廊慫檔?。

    廣成子有些遲疑道:“可是西方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這時,忽然士兵進來稟報,說有三個道人來了。

    姜子牙讓人快請進來。

    燃燈目光一閃,笑道:“你是與西方素無交情,所以現在可以去西方借寶的人不來了嘛?!?br />
    說話間文殊、普賢、慈航三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三位師弟?!”

    廣成子驚訝的看向三人。

    對于三人沒忍住誘惑修煉西方之法的事,元始嫌丟人所以也沒昭告門下,知道內情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其它人都以為三人觸犯門規,所以才被元始處罰在后山思過。

    聽完燃燈的話,三人對視一眼后全都把頭搖成了撥浪鼓,表示不去。

    他們這邊才剛受了過,燃燈就要他們去西方,這不誠心讓他們犯元始的忌諱嗎?

    “普賢你可不能推辭,教主那邊自有我去說,聽說之前你與那西方教主有些交情,此去正合適?!?br />
    燃燈道人道:“西方兩位教主也是通情達理之人,你們只要說清緣由,他們不會不答應的,你和廣成子往西方走一遭吧!”

    普賢看了身邊的文殊、普賢兩人各一眼,接著,又看了楊戩一眼,神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老師這話聽誰說的?”

    上次遇到準提,絕對是他這輩子最晦氣的一次,而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,但絕對沒有燃燈。

    那么燃燈道人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燃燈看向廣成子:“怎么樣,廣成子,你要去嗎?”

    廣成子咬咬牙,對普賢道:“師弟你就幫我一次,陪師兄走上一趟如何,算師兄我欠你一個人情?!?br />
    聽到廣成子這么說了,普賢雖然為難,但也只有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兩人駕起日行萬里的縱地金光之法往西方而來。

    汜水關。

    聽到有道人單槍匹馬前來挑戰,帝辛正準備派人出來應戰,就得到了道人被打發了的消息,不由一喜。

    在此之后,帝辛帶大軍前去諸侯陣營前挑戰。

    只是諸侯那邊掛起了免戰牌。

    “什么諸侯聯軍,天下豪杰,不過一群烏合之眾而已?!?br />
    羅宣道:“他們既然當縮頭烏龜,那讓貧道出馬一把火燒了岐山,將他們全部變成烤烏龜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說完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呂岳也捻著一撇胡須,陰惻惻笑道:“給貧道三日時間,貧道也可讓他們兩百萬人馬盡數死絕?!?br />
    聽到這話,多位將領也是神情一凜,有些忌憚的看向這兩個道人。

    那火袍道人生性火爆,而那灰袍道人則是十分陰戾,給人的感覺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過這兩人現在是帝辛的座上賓,所以他們也不敢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帝辛微微皺眉,看向陸川,給了一個自行領會的眼神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熱搜:極品全能學生 神棍小村醫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當皇帝 御鬼者傳奇 抗日之鐵血智將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惡魔就在身邊 九幽天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