將本站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 | 繁體
當前位置:刀塔自走棋手游激活码>歷史軍事>登基吧,少年>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心動與選擇
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刀塔自走棋段位查询: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心動與選擇

作者:雁九
    茶室里一陣寂靜。

    馬寨主、杜老八不用說,早知曉不分兵之事,這次也只是旁聽。

    本來這事,就是薛彪挑開了說的。

    薛彪今日反而不在,之前被攔著去武昌,他也沒有閑著,隨后去了揚州。

    揚州商會聞名天下,薛彪怎么能忍著不去見識一下?

    他樂呵呵的去揚州去了,倒是與揚州眾士紳代表錯過,也錯過這次會議。

    至于林師爺,卻是撫摸著胡子,神色略復雜。

    他想的是大格局,自然早就擔心過滁州軍現狀。

    滁州軍與蘄春軍、臺州軍都不同。

    蘄春軍是以壽天萬為中心,剩下的是他的族人、弟子,壽天萬的地位與權勢不可動搖。

    臺州軍則是袁國真兄弟幾人為核心,其他都是心腹或族人,是袁家的一言堂。

    只有滁州軍霍五牽頭,下頭眾將并立。

    除了馮和尚后投的,其他人多少都與霍五有關系,可也只是如此。

    兩姓兄弟到底是兩姓,不是同姓,天然有血緣為紐帶不可分割。

    姻親也只是姻親,真有大誘惑時,也能斷親。

    至于水進,則是只憑著情分,可情分能深能淺,也能隨時消散。

    加上眾將從成軍開始,就是各有嫡系人馬,論起來比霍五這里人才還富足。

    如今千好萬好,可等到哪一日不好,對于滁州軍就是分裂局面,對于霍五父子就是生死大劫。

    雖說疏不間親,可林師爺作為謀臣,也數次提醒過霍五要培養嫡系。

    沒想到是這樣的培養方法,又是這樣直白的說出來。

    林師爺只覺得嘴巴里發苦。

    霍寶敬陪末座,則是望向對面的馬駒子。

    諸位將軍中,馮和尚是真佛,要是有野心,在亳州時就不會混日子。

    水進忠義,素來認清自己身份,奉霍五為尊主。

    只有馬駒子,身為女兒身,卻是有一顆野心。

    不管是對徒三,還是對于霍五,馬駒子都不是十分賓服。

    眼下,馬駒子果然瞇了瞇眼,神色帶了掙扎。

    “滁州兵馬本就是五爺麾下,五爺如何安排,我等如何聽從就是!不必弄得更費事!”馮和尚握著佛珠,淡定開口。

    仿佛說的不是十幾萬兵卒的歸屬,眼前擺著的也不是一州之主的機會。

    水進也道:“馮爺說的是,咱們本來就是滁州軍,五爺當家,合兵還是分兵,自是五爺說了算!說句實在話,沒有當初小寶張羅糧食,七爺抬抬手,大家能不能撐過饑荒都難說,更不要說后頭……還有杭州那軍械,功勞記在侯小子與李小子身上,可還不是小寶想的周全會用人?這打地盤是不容易,鄧爺、八爺、馮爺、我與駒子都打了幾場,可都是五爺安排全局,六爺的后勤供給也是至關重要,林師爺的謀劃也是指明方向……一個好漢三個幫,一個籬笆三個樁,大家湊到五爺跟前,才有了今日的滁州軍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看了馬駒子一眼:“至于這七州府之地,都是大家費了心思辛辛苦苦打下來的,五爺舍得分出一府之地,咱們可舍不得,還是整整齊齊的好!”

    馬駒子的臉紅了又白,白了又紅,訕訕道:“就是,就是,整整齊齊的好,做個大元帥多威風,要塊地盤自己逗自己玩嗎?”

    最初的心動后,馬駒子也明白,這便宜占不得。

    如今不管是江北的黃淮,還是江南之地,都亂糟糟的。

    就算真要了揚州能如何?

    四周都被堵死。

    最好的局面是像亳州軍的,與滁州軍是友軍,成了滁州軍的藩障。

    不好的局面,就是真的自立,割據揚州,隨后就要迎戰亳州軍、泰州軍。

    其他幾個州府,滁州、和州也是眾勢力包圍之內,廬州府、太平府、鎮江府,就要面對朝廷官兵。

    如今滁州軍已經形成勢力,立下跟腳,四方顧忌,不會輕動。

    真要割出去一州府,就是一塊肥肉。

    五伯不厚道。

    馬駒子雖心中可惜,到底沒有糊涂到底。

    不說外敵,就是后勤養兵這里,看著是馬寨主掌權,可這權也是霍五給的。

    就算馬駒子強拉著親爹出去自立,也不會再有滁州軍這樣局面。

    時機已過,不復再來。

    霍五剛才提的“馮家軍”、“水家軍”、“馬家軍”、還有“霍家軍”,這個“霍”不是霍五的“霍”,而是霍寶的“霍”。

    童兵看似一直在打醬油,沒有大戰,可真要論起來,巢湖之戰、進金陵、打鎮江,童兵都參與的,也立了功勛。

    童兵人數不多,戰兵三部加上輔兵什么的,加起來不到兩萬人,可操練的比正兵還精細,自然可以算作一軍。

    前三位都表態了,霍寶便也開口,卻道:“童兵那邊也惦記這些兵卒,聽說不分下去,要戰時調派,很是擔心到時‘兵不知將、將不知兵’,是不是軍校也該開始了?”

    軍校這個概念,霍寶之前就曾經提過,在座眾人也都耳熟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說法,到時候不僅霍五要掛山長,各位將軍也要掛老師,這軍校生就是他們的弟子。

    剛到金陵時,已經在中層將士中遴選名單。

    只是后來打揚州、鎮江,此事又放下。

    馬寨主之前聽了半響,一直沒開口,這會兒附和霍寶,道:“是該開始了,正好這次下頭人手調派,可以選一批出來……起碼要混個面熟,以后臨時用起來也順手!”

    兵卒戰時調派,主將們接觸的也是各層頭目。

    這些人出自各部,有的熟悉,有的不熟悉,在軍校里過一遍,也就曉得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林師爺道:“人數不宜多……這第一批,可以從千戶以上將領中遴選……”

    軍校也是榮譽,門檻就不能太低。

    要不然隨著滁州人數增多,小頭目數目也是烏泱泱的,都提到軍校來,霍五他們就不用做別的,整日里帶學生了。

    如今滁州軍不算新兵,老兵十幾萬,千戶以上將領兩、三百人,從中選擇幾十人正好。

    霍寶又望向馬寨主道:“六叔,軍校不只是軍官班,后勤雜官、佐官是不是也可以抽一班?要讓將士們從一開始就明白,戰爭的勝負不只是前線將士的功勞,也有后勤眾人的功勞?!?br />
    馬寨主頓了頓,點頭道:“是該這個道理!”

    大家一琢磨,也覺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要是這個霍五為山長、眾頭目為老師的軍校,只收戰將,那他們分量越來越重,說不得就要養成嬌驕二氣,輕鄙不好露面的后勤官兵。

    就是后勤官兵,辛苦付出了,卻永遠在后頭出不了頭,心里也不平衡。

    時日久了,就要出事。

    霍寶這個建議,很是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林師爺望向霍寶,簡直滿意的不行,滿口贊道:“小寶思慮周全,甚好,甚好!”

    他平日里教導霍寶,自是霍寶在書本上的水平在哪里。

    霍寶功課不顯,可這眼界與格局,十分博大,非尋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就是他活了一甲子,見的多了,也時有不及。

    人主之資,這就是人主之資。

    霍寶被贊的面皮滾燙,訕笑道:“不過是胡亂琢磨,紙上談兵,不敢當先生的夸……倒是先生那里,是不是也可抽一個參軍班出來?如此,戰將、謀略、后勤三方并進,滁州軍才會越發越穩固,越來越強大!”

    在童兵營試驗的參謀班失敗了。

    是人選上的失敗,不是策略上的失敗。

    第一批參謀生中的一百兵卒生,就訓導的十分好。

    帶著對滁州軍的忠心,對霍寶這個頭領的狂熱崇拜,分派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因人手有限,只到了屯這一級滿編,百戶級別也有些,卻不齊全。

    有童兵的前車之鑒,就不用從士紳子弟中征召參謀生,還是從戰兵中遴選為好。

    林師爺自然不會反對。

    這個參謀生的作用,他早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霍家父子有意讓他主導此事,而不是提拔其他人接手此事,是對他最大的信任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來,關于文官吏治方面的事情,他就不好再握在手中,否則文武都參合,權利就太大。

    換了旁人,可能會猶豫。

    可林師爺看得明白,知曉滁州軍的根本不是地方吏治,而是在軍隊。

    霍家父子給這個加重分量的機會,他自不會錯過。

    一場小會,開局略沉重,后頭就松懈下來。

    霍五、馬寨主、林師爺幾個就說起軍校的細節來。

    馮和尚沒有開口,卻也聽得頗有興致。

    杜老八卻起身,湊到對霍寶跟前道:“小寶,這次你這邊是不是也抽人出來?”

    霍寶點點頭:“是,按軍功看,超編的人手少不得要調派到新兵那邊!”

    例如按照編制,是十五個千戶,可因為軍功出來二十個千戶,那就調五個出來往新兵營。

    其他幾部的人手調派,也多是如此。

    杜老八“嘿嘿”兩聲道:“那能不能幫八叔一把,收幾個人過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那幾家子弟?”

    霍寶問道。

    杜老八在黑蟒山時,手下有三個把頭,在十月初全軍稽查時只有霍寶打過交道的江浦縣尉得以保全,剩下兩人都被擼了下來。

    杜老八當時沒有為舊屬求情,為此還被人非議了些日子。

    杜老八點頭又搖頭:“是,也不全是,有一人是黃把頭侄兒,另外兩人是后來的,兩個不錯的孩子?!?br />
    霍寶倒是奇怪了。

    要知曉當初在黑蟒山中,幾個寨子剛開始合兵時,霍寶將十歲以上、十五歲以下的少年集合的差不多,偶爾幾個零散的也是身體不適或有其他缺陷的。

    “八叔要抬舉人,新兵那邊不是更好?多少位置都空著?”

    霍寶問出心中疑問。

    杜老八搖頭道:“不讓他們入戰兵,跟著你那邊學的后勤上的差事,回頭安排到你五伯那邊……”

    黃把頭無子,侄兒是養子,不往戰兵送,這是怕血脈斷絕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兩人,霍寶也猜到是誰。

    杜老八五月里回松江,殺官報仇,動靜不少。

    官府順藤摸瓜,摸到杜家。

    杜家人死絕了,就摸到杜二嬸的娘家。

    杜老八將這家人托付給九爺,帶到海島上。

    可農耕百姓,不習慣海島生活,等到八月時,這家人隨著九爺的大船到了和州,投奔杜老八。

    這家兩個半大少年,是杜老八二嬸的侄兒,前些日子開始跟在杜老八身邊。

    能被杜老八專門討人情的,應該就是這兩位。

    霍寶遲疑道:“八叔身邊不留人使喚?”

    杜老八如今專門負責金陵治安與新兵營事,事情也不少。

    杜老八擺擺手道:“有林瑾,就夠了!人多了,反而亂糟糟的?!?br />
    杜老八沒有細說的意思,可霍寶也能猜個一二,肯定是這幾人與林瑾相處的不協調。

    杜老八選擇的是林瑾。

    這位八叔是個明白人。

    之前滁州軍剛成軍時,杜老八就收林瑾為“義子”,將他當成繼承人培養。

    如今杜老八的麾下編入金陵守軍,不再獨立成軍,也就將林瑾閃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是這個時候杜老八培養親戚家的晚輩,林瑾的身份就要尷尬。

    到了那時,傷的還有林師爺的面子。

    。手機版網址:m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熱搜:極品全能學生 神棍小村醫 圣墟 我的妹妹是明星 穿越當皇帝 御鬼者傳奇 抗日之鐵血智將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惡魔就在身邊 九幽天帝